担保疑云未散又陷业绩突变 长城影视预亏超2.7亿元

证券日报2019年02月12日10:50分类:上市公司

记者 曹卫新 

3.5亿元连带担保疑云尚未消除,长城影视又陷入业绩亏损“迷雾”。

近日,长城影视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预计2018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6亿元至-2.72亿元。此前在2018年三季报中,公司曾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正值,净利润变动区间为1.19亿元至1.87亿元,同比上年变动幅度为-30%至10%。

长城影视近四年频频收购

耗费巨大精力实现借壳上市后,企业大多有着迫切的产业布局需要,借助上市平台通过外延式并购迅速整合产业链,以期能占据行业优势地位。2014年在成功借壳江苏宏宝后,长城影视频频开启收购动作。

2014年6月28日,长城影视对外发布公告称拟分别以不超过1.4亿元和1.84亿元,收购上海胜盟广告有限公司100%股权和浙江光线影视策划有限公司80%股权,切入电影院线广告和电视台广告代理业务。

2015年,长城影视以现金收购了西藏山南东方龙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龙辉)60%股权、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100%股权、上海微距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微距)60%股权、上海玖明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玖明)51%股权、浙江中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51%股权。五笔股权收购耗资超10亿元,为自筹资金。进入2016年,长城影视在上一年的基础上进一步收购东方龙辉30%股权、上海微距30%股权、上海玖明25%股权,耗资4.51亿元。

长城影视并购公司数量最多的年份是2017年。2017年5月份,公司宣布收购南京凤凰假期旅游有限公司等9家旅行社51%股权,意在服务于公司的文化娱乐板块,落实到影视基地的旅游延伸服务。2017年9月份,公司宣布收购4A级景区安徽马仁奇峰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64.5%股权,临近年底又宣布收购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83.34%股权,收购资金累计逾5亿元。

频繁的并购极大地扩充了企业的资产规模,也埋下了商誉减值的风险。2018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长城影视各子公司商誉账面原值期末余额为13.5亿元,商誉占总资产的比例为35%。

分析人士表示,对于商誉占比越高的上市公司来说,商誉减值对其利润带来的负面影响会越强烈。由于企业对于商誉减值损失的确认存在较强的主观性,企业很可能为了短期利益将商誉减值损失在未来的某个会计期间释放,将进一步加重公司业绩的不确定性,严重限制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

业绩“变脸”预亏超2.7亿元

记者梳理公司历年公告获悉,2014年至2017年,收购标的在业绩承诺期内,长城影视一直未对商誉进行减值。进入2018年,收购标的陆续出现经营业绩不达预期的情形,“商誉”演变为“伤誉”。

据最新披露的业绩修正预告,公司将2018年业绩由盈利逾亿元修正为亏损超2.7亿元。业绩变动的原因之一为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胜盟广告有限公司、浙江光线影视策划有限公司等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不过最终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的具体金额尚未公布,公司方面表示将由公司聘请的具有证券从业资格的评估机构及审计机构经评估及审计后最终确定。

2018年广告业务不及预期,与此同时,公司影视发行收入也表现不佳。根据“精品剧”发展战略规划,2018年长城影视发行剧目较往年有所减少,加上公司投资拍摄的《人民总理周恩来》尚未取得发行许可证,未能在2018年确认收入,导致公司发行收入减少。

一方面是商誉减值、收入减少,另一方面公司成本还将同比大幅增长。据悉,公司往年拍摄的部分电视剧将在2018年进行成本的一次性结转,将会导致成本增加。同时,根据电视剧销售的行业惯例,结合公司信用政策、业务模式、结算模式,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坏账计提金额同比增加。 另外,由于市场环境、融资环境等发生了较大变化,市场融资成本普遍上升,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同比增长。

记者多次致电长城影视董事会秘书张珂询问公司业绩预亏一事,不过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公司证券部公开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