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30年做成中国改革开放“样板间”

证券日报2018年11月08日09:14分类:市场动态

记者 姜 楠 

站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大楼40层的落地窗前,一眼望去,莲花山的风光清晰可见。人们在这里看到的不仅是风景,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美好愿景。

“没有深交所,就没有深圳资本市场,也就没有深圳的今天。”若干年前,深圳证券交易所时任副总经理禹国刚的这句话,道出了他对深交所的全部情感,也道出了改革者“敢为天下先”的豪情和经历的艰辛。

经过几代人的建设,如今,深交所不仅在市场层次建设,交易体量、交易速度等方面跻身世界先进交易所队伍前列,更在新时期服务国家战略中,担当重要角色,不断开拓创新,勇敢走出去。深交所正面临新的发展机遇,不仅肩负服务国内经济转型升级,支持中小创新企业的任务,更有服务一带一路,支持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历史担当。

勇立潮头

今天谈起深交所,俨然已经成为一个长达30年的话题。深交所用30年做成了中国改革开放“样板间”。

深圳市原副市长张鸿义回忆说,1984年元月,邓小平同志第一次南巡欣然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平息了国内对是否办特区的争论,坚定了特区人坚持改革开放的信心。这一题词如今竖立在距离深交所新址几公里外的莲花山公园山顶,和小平雕像一起,作为深圳市的标志,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吸引着每天来此瞻仰的海内外游客。

按照张鸿义的回忆,作为毗邻港澳的经济特区,深圳的金融改革开放在全国最先起步:

1982年1月,引进首家外资银行——南洋商业银行

紧随其后,国有商业银行改革启动。

1986年底,作为全国股份制改革的试点城市,深圳又领风气之先。

1987年,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深圳成为我国金融改革的重要试验场,开启了地方和企业办银行和保险的探索。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各类股份制企业及为其配套的金融服务需求先后出现。作为外引内联企业众多、地方国营企业急需壮大的深圳,急需大量建设和发展资金。在这种内外因素推动下,研究和发展证券市场成为了深圳市政府研究的一个重大选项。

1988年5月,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在全国第一个提出创建深圳资本市场的决定——“要利用特区政策优势,创建资本市场。”

同年11月,深圳市政府正式下文成立深圳市资本市场领导小组,研究和推动证券市场的构建、培育和发展。 

11月15日,深圳市政府下达《关于成立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批复》,以王健、禹国刚领头的第一代深交所创业人,打造了中国第一部证交所“蓝皮书”——《深圳证券交易所筹建资料汇编》。时任上海市市长黄菊率上海党政代表团考察,并索要深圳证券市场蓝皮书研究参考。

随着筹备工作逐渐就绪,“交易所”这一名称却因为“太敏感”而一改再改难以确定。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建设先驱们凭着一股闯劲,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做好了制度编写、人员培训、场地准备等开业前各项工作。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试运行,标志着集中统一交易的场内市场正式建立。

“深安达”成为新中国第一家上市公司和第一只集中交易的股票。12月1日当天上午9:04:45,新中国证券交易所内的第一笔交易诞生——“深安达”以25.73元/股的价格成交2手1000股,买卖双方成交单位及出市代表分别为国投基金部的温彤筠和有色证券部的伍德民。

回望这段岁月,张鸿义充满深情地说,“主管深圳证券市场那几年,是我几十年职业生涯中最富有挑战性、压力最大的岁月。我们这一批探索者确实是‘摸着石头过河’,用‘风里来雨里去’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但是在付出了心血、历经了磨炼以后,能够成就一番事业,造福国家和人民,也就不再遗憾了。作为特区老一代的开荒牛,我引以为傲。”

作为深交所的创立者之一,禹国刚对中国证券交易所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有更深刻的认识,“假如中国内地没有这两个证券市场,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这个过程,不会转得这么快,不会转得这么好。”

自主创新

提起20多年前在证券营业部做深圳市场报盘员的经历,张艳仍然记忆犹新。因为当年能跻身证券公司营业部做报盘员,也是要过五关斩六将的。但是,她在这个岗位上停留的时间不长,也就在半年之后,1992年2月25日,深交所第二代电脑自动撮合系统成功上线运行,她的岗位随即更新了。三天后,深圳首只B股——“深南玻B”的交易清算率先实现了电脑化和无纸化。

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那几年,深圳证券交易所不断突破自己,不断刷新纪录:在全球率先实现无纸化结算;率先开通证券单向卫星网,首创利用卫星通信传送股市行情;率先开通证券双向卫星网,覆盖中国内地所有地区。

继A股交易全面采用了无纸化交易清算方式之后,电话委托系统于1992年10月开始在证券市场使用。

不仅是张艳这样的报盘员,就连柜台上的接单员都一下子轻松下来,“股民告别了在窗口排队递单买卖股票的历史。”想起彼时的场景,张艳笑着说,“再也不用为后台报单堵单、电话掉线发愁了”。 

此后,大部分股民完全可以靠营业厅里的自助机器,或者坐在家里、办公室通过电话直接买卖股票,实行点对点交易,委托成交信息可以实时反馈。从前证券公司员工每天早晨提早几个小时到岗,进行手工记账的工作,转眼变成股民通过自助机刷卡自行打交割单。

今天,人们走进某些银行网点办理业务也看不到人工柜台,全部是自助服务。而这一变化,证券业比银行业提前了大约20年,并率先在深交所系统实现。

“今天的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于一身,成为一家层级全面的交易所,这在全球也是领先的。”禹国刚虽然已经离开交易所多年,一提起深交所,仍然充满自豪。

随着深港通、股票期权等新业务登场,市场容量不断扩大,这对交易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16年6月6日,自主研发的深交所第五代交易系统正式上线。这在深交所成长史上也是浓重的一笔。

新系统不仅能够和香港市场联通,而且还具备了与国际主流市场对接的能力,将支持多层次、多品种、跨市场交易,具备包括竞价交易、协议交易等境内外主流交易模式在内的多元化市场服务功能,提供国际标准化协议接入、私有协议接入、交易终端等多种市场接入方式。新系统持续委托处理能力达到每秒30万笔,是原有系统的3倍,平均委托处理时延约为1.1毫秒,仅为原有系统的百分之一,5年总拥有直接成本降低为原有系统的三分之一。这标志着我国证券交易进入全新的时代,系统综合能力达到世界级水平。

在新系统上线仪式上,现任总经理王建军说,深交所坚持重要系统自主研发, 实行“技术先行、自主可控、整合资源、持续优化”的技术路线,完全掌握世界先进交易系统的设计和维护技术,形成较为强大的研发创新能力和安全高效的运营能力,将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提供更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朴实的话语和一个个鲜活的数字,浸染着一代一代深交所人敢闯敢拼的意志,书写着深交所人薪火相传勇立潮头的决心。在禹国刚眼里,这就像接力棒,“他们跑得不错,跑得很快,跑得很稳,我们也很高兴。”

采访结束,记者再次赶往莲花山公园,在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塑像前伫立。在总设计师瞩目下的这片热土,已由昔日渔村变成美丽的现代化港湾,一座座鳞次栉比的高楼诉说着深圳速度,深圳证券交易所大楼也在其中。正是邓小平当年那一句“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引领沪深股市逐步规范,并不断发展壮大……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