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抄底计划的实施全记录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8月13日19:34分类:市场动态

8月12日,下午开盘南山最终还是决定清仓手中的鹏信科技833029,14400股分5次才通过做市成功卖出,纯获利11463.92元,利润率69.73%。

这笔二级市场交易本来打算是做短线的,最后不得已,演变成了三个半月的中线投资。作为南山一个设计中的特定的新三板交易技巧案例,现将整个交易详实和真实地记录如下:

3月26日,第一次在二级市场上关注到了鹏信科技,是因为当日上午,其40分钟内只成交24000股却下跌超过20% ,从3.15元跌至了2.5元,位列当时创新层做市股票跌幅榜的首位。

事出反常必有妖,狂跌背后也必有奥妙,盘中南山快速地通过F10和股转官网公告浏览了公司的相关资料。公司为杭州企业,总股本3456万元,主营业务为向国内电信运营商等行业提供信息安全产品与服务以及互联网运营支撑整体解决方案。前一天25日,刚公布了年报,总营收8269万元同比增长6.74%,净利润769.68万元同比增长150.8%,每股收益0.22元同比增长144.44%。公司所在地域、主营业务以及成长性都还不错。

当时南山的第一感觉股价大跌,应该是因为年报披露后公司股价市盈率太高,直接导致的正常市场补跌行为,但还是决定加入到了自选股中,继续跟踪一下。

下午收盘后,又重新查阅了公司近一年的公告,发现了一份做市商国信证券于2018年9月26日发布的退出做市服务公告,且同时发现公司自2018年7月18日至2018年12月30日期间,只有三个交易日有成交,共成交了44000股。所以南山怀疑当天的大跌可能并不是投资者在砸,而应该是前做市商国信证券在盘中直接退出,24000股大部分是小卖单的情形也符合券商出货的形态。立即翻查了年报,发现国信证券持仓量为49.4万股,正好减仓了44000股,与上述期间的总成交股数一致。南山当时就在想,如果这近50万全部退出,公司股价会不会被砸成仙股,砸出一个黄金坑,所以决定持续跟踪观察其后续的市场表现。

之后,二级市场股价果然一直继续向下,7个交易日后的4月4日,公司股价已经被砸到了1.2元,离我预计的跌破1元成为仙股的目标近在咫尺了。我粗略地统计了一下,进入今年以为公司二级市场截止4月4日的总成交为25万股左右,除以2以后是12.5万股,也就是说国信手上可能还是37万股左右的票还没出完。如果出完,公司成为仙股可能指日可待了。

奇怪的是,之后的多个交易日,公司竟然又像2018年下半年一样成交量为0,但在4月12日,公司股价却突然拉升,当日成交27000股,收盘价为1.52元,涨幅23.58%。对这个突然的暴涨,当时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按道理做市商还有30多万股没出完,应该股价还没完全见底,也不会立即反转暴涨。因为按照常理,只要做市商公告了退出做市基本会全退完所有持仓,除非当天盘后有协议转让。遗憾的是当天盘后并没看见有盘后协议转让产生,所以南山决定继续观察,如果公司股价就此反转了就当个吃瓜群众,如果后续还是向下击穿前期1.2新低就重点关注。

4月23日,公司股价又大幅掉头向下,跌至1.26元,之后三个交易日又无盘中交易。但在4月26日,南山发现了一笔盘后协议转让,经查阅数据当天有机构账户以1.2元大宗卖出36.2万股。正好公司作为创新层企业,在4月24日披露了一季报,笔者发现截止3月30日国信证券还有38.3万股,说明在一季度已经卖出了11.1万股。联想到机构账户、36.2万股以及前十大股东的持仓量,基本可以确定26日的盘后协议就是国信证券将余下的全部库存票一次性转让出去了。

也就说压在公司股价头上的利空终于完全落地了,1.2元可能就是近期的铁底了。同时参照4月12日的反弹走势,南山认为应当进场搏一次短线反弹。

4月27日周五晚间,南山写下了上述观察和分析,并列好下述抄底计划:决定29日一开盘,就直接抢筹,准备从1.27抢到1.5附近停止,初步估计能抢到15000股左右。之后就等着公司为了维护市值进行抬轿行动了,在2.5元左右将抄底的筹码清空,完成短线投机。当晚南山还决定,不管后面的操作能否按计划进行,都会将后面的操作如实纪录下来,来验证自己的判断,期待29日的开盘。

4月29日周一,在9点半之前南山就以1.26元的价格委托了买单,正式开盘后,发现没有成交。为了抢在别人之前实施自己的计划,从1.27元的卖一开始抢单买入,从9点30分的1.27元一直买到了9点36分的1.49元。开盘后6分钟内的8笔成交全是南山的买单,共成交了12000股,综合成本为1.37元,完全是按照计划在实施。到1.49元后,立即停止继续买入转而选择了观望,以观察市场的反应。20分钟之后,出现了主动卖单,最低降到了1.42元。由于没有跌破我的成本价,所以我也没再加仓了,收盘时股价稳定在了1.49元,总成交65000股。

南山的操作计划已经成功实施了一半,至于能否如我设计中的实现退出,就市值维护方的抬轿行为能否如约而至了。

4月30日晚,公司发布了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告指出公司股东徐云华与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将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挂牌公司 362,000 股,占比 1.047%,全部转让给徐云华。最终徐云华通过盘后协议转让的方式完成增持,其个人拥有挂牌公司权益比例从33.4166% 变 至34.4641%,徐云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拥有的挂牌公司权益比例从 69.2917%变至 70.3392%。

公告完全证明了南山之前对26日盘后协议的卖方为国信证券的判断是对的,但按照信披规定,应该在2个交易日内完成权益变动的披露,不知道为什么到第四个交易日才完成披露,可能又是公司相关人员不懂信披规则。根据规定,权益变动当天至公告后的两个交易日内,徐云华及其一致行动人都不能再交易,看样子,还得等到5月8日才可能有人抬轿了。

可是行情并没有立即朝南山设想的方向运行,之后的半个月公司交易又陷入了静止,直到5月16日盘中才发生了1.52和1.54元的各2000股交易。当天盘后,还发生了一笔18.88万股的协议转让,价格为1.55元,卖方为机构账户。

5月31日,公司实施2018 年年度权益分派方案,每10 股送红股2 股和每10 股派0.8 元。随后,公司的股价出乎意料地一路缓缓下行,并于6月25日创下最低点0.95元,但这个低点复权后是1.22元,其实也符合南山前期对股价大底的猜测。在这波下行过程中,虽然有时也对自己前期的计划有点信心不足,但南山还是选择了观察,既没出货也没继续买进。

创下新低之后,终于有人出手了,公司股价反身一路向上。南山原本还想按计划等到股价上行到2元以上,但由于这个整数价位久攻不下,同时南山又急需这笔资金投身其它股票,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出货,当然现在这个价位复权后也正是原计划中的2.5元附近。

8月12日,笔者先后进行了五次挂单,才卖出这14400股,查询后分别以1.95成交1000股,1.93成交2000股,1.90成交2000股,1.88成交400股,1.87成交3000股,1.86成交3000股,1.83成交1000股,1.81成交2000股。

至此,本笔交易计划全部执行完毕,基本实现了南山最开始的设计。虽然南山也相信这个卖出价位并不可能是最高的,但交易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原则就是按计划及时止损止赢。

记录既是为了复盘交易,又是为了总结经验和教训,也是为了明天自己的交易更出色。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