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政策变数频添 美国企业叫苦不迭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6月14日04:14分类:财经导读

新华财经华盛顿6月13日电(记者许缘)美国政府破坏性的贸易政策正在成为企业增长和美国经济健康发展的最大威胁。这几乎已经成为了美国企业界人士的共识。不仅中美经贸摩擦因美方原因有所加剧,美国与其邻国墨西哥之间的经贸关系也显露“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美国贸易政策和形势的变化无常正在侵蚀美国企业利益,损害企业信心,令企业叫苦不迭。

由美国200家最大公司行政总裁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12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国首席执行官(CEO)经济展望指数下跌5.7点至89.5点。这一指数综合了美国企业高管对未来半年的销售预期、资本支出和招聘计划,反映出美国企业界对美国贸易政策方向的不安感日益加剧。

“(美国政府的贸易政策)正在增加经济出现糟糕结果的风险”,摩根大通董事长兼CEO、商业圆桌会议主席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增长环境疲软以及美国政府在其他紧迫的公共政策问题上的不作为令人担忧”。

从分项指标来看,第二季度美国企业高管招聘意愿出现下滑,较前一季度下降5.2点至75.2点。资本投资计划指数也下降2.9点至88.1点。未来半年的销售预期指数降幅更加明显,环比下降了8.9点至105.1点。

本次商业圆桌会议调查于5月16日至6月3日之间进行。就在此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不顾中方诚意,在中美经贸谈判期间执意将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进口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并威胁在今年晚些时候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同等水平进口关税,破坏中美经贸谈判已有成果,令双方经贸关系再度降温。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将“关税大棒”挥向其邻居墨西哥。5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从6月10日起对所有墨西哥输美商品加征5%关税,以此迫使墨西哥解决经美墨边境入境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虽然特朗普6月7日宣布两国已就非法移民问题达成协议,上述关税计划被无限期暂停,但如果墨西哥在阻止非法移民问题上没有取得足够进展,关税威胁依然存在。更主要的是,美国政府一言不合就挥舞“关税大棒”的做法加剧美国企业的不安。

总部位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哥伦布市的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公司(Cummins)董事长兼CEO汤姆•莱茵巴格(Tom Linebarger)表示,特朗普滥用法律赋予美国总统的权力,以关税威胁其他国家,不仅削弱美国政府解决合法国家安全问题的能力,同时令企业经营更加艰难。就企业增长面临的威胁而言,“贸易(政策)是最可怕的领域”。

莱茵巴格指出,对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增加消费者成本,降低美国企业竞争力。不仅是康明斯,其他很多美国企业都认为,对中国征收的进口关税已经超过了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带来的减税福利,“实际上,我们现在的净税收比税收改革法案出台前还高”。

与此前加征进口关税的中国商品主要涉及中间产品不同的是,下一轮特朗普威胁加征关税的中国进口商品将集中在手机、鞋类、服装、电视和其他电子产品等终端消费品。由于投入成本增加且无法在非通胀环境下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零售业、制造业等领域美国企业将迎来更加强劲的增长逆风。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研究分析师洛林•哈钦森(Lorraine Hutchinson)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将导致服装等美国零售企业面临增长风险,特别是对跨国消费品牌的损伤将更加严重。

哈钦森指出,多数消费品牌缺乏定价权,无法抵消成本上升的影响。同时,在过去20年间的大部分时间里,服装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出现通货紧缩,导致零售商难以提价,而且“即便提价2%,也难以抵消25%的关税带来的影响”。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半年度调查显示,约有59%的美国企业表示关税导致产品价格上涨。沃尔玛公司分析认为,因为美国提高对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迫使他们必须提高售价。

接下来,美国企业界将迎来第二季度财报季。根据金融咨询服务提供商辉盛研究系统公司(FactSet)的预计,由于关税政策不定及全球经济前景不明,对于那些一半以上销售额都来自美国以外的跨国企业来说,第二季度利润或下降9.3%,收入也可能下降1.2%。

辉盛预计,今年第二季度,在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1个行业板块中,信息技术板块的利润降幅可能最大,或达到11.8%。同时,材料板块企业和科技板块企业利润也可能分别下滑9.3%和0.9%。其中,苹果公司利润可能环比下滑14.6%,波音公司利润环比降幅则可能高达43.7%。

不仅如此,美国小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今日美国》(USA Today)日前在其官方网站上撰文指出,美国关税政策就像产品短缺和恶劣天气一样,小企业可能突然与其遭遇,是企业管理层无法预测的。但由于成本消化能力较大型企业更低,关税带来的负面影响几乎耗尽了许多美国小企业的时间和精力。很多企业选择寻找新的上游产品生产商,但这一过程动辄耗费数十万美元甚至数百万美元,令很多小企业难以承受。

“关税(对企业来说)是一个重大负担,而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如此”,莱茵巴格说。

编辑:左元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周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