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环境“爆雷”增多 投资者宜将环境信息纳入投资决策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5月03日10:54分类:财经导读

新华财经天津5月3日电(记者王宁)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愈发严重的资源环境压力,正深刻影响着中国发展的未来。为此,我国政府通过形成环保督察制度,作为具体履行环境污染治理的政府管理手段。在环保督察过程中,企业环境污染违规“爆雷”的问题越来越多地浮出水面。

据生态环境部报告,2018年全国环境行政处罚罚款152.8亿元,同比增长32%,是新环境保护法实施前2014年的4.8倍。在大气污染防治方面,现场检查发现“散乱污”企业、工业企业环境违法等涉及环境问题2万多个。

2018年,环保督查持续了2017年的从严态势。沪深两市已有*ST三维、蓝丰生化、罗平锌电、辉丰股份、众兴菌业、中航三鑫、兴业矿业、南京熊猫、龙蟒佰利、西部黄金、广济药业、阿科力、安纳达等超40家上市公司因环保问题遭到处罚或通报。其中,辉丰股份和亚邦股份也因为环保问题引发生产经营风险被实施“ST”。

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罗平锌电,002114.SZ),在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中就被指出重金属污染隐患问题突出,但在2018年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进行督察“回头看”时发现,该厂被要求整改的环境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进一步加重。生态环保部对此进行严厉批评,要求公司进行环境整改并对公司处以罚款53万元的环保处罚。

记者对罗平锌电的定期报告进行分析,发现公司从未发布社会责任报告。其2016年的年报中没有提及任务环保方面的内容,而当时公司已经被列为重点排污企业。2017年的年报虽然有环境保护的内容,但描述模糊,且有不实之处,甚至出现了“认真做好公司环境信息公开工作”等字眼。量化数据部分均显示未超标,显然与公司实际情况不符。

此外,该公司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别有5条、1条和3条环保违规记录,但公司并未就此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和解释。公司今年4月发布的年报显示,2018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74亿元,同比下滑33.66%,亏损达2.58亿元。

江苏辉丰农化股份有限公司(*ST辉丰,002496.SZ),自2010年启动A股上市计划之际,就因其涉嫌污染环境、偷埋暗管排放有毒污水等情况被曝光。近两年来环境负面新闻依旧缠身,因为污染环境被多次举报。2018年4月,盐城市环保局对辉丰股份开出9项环境违法行为并依法处罚164万元,对辉丰股份子公司科菲特和明进纳米的环境违法行为,分别罚款62万元和14万元。盐城市大丰区环保局对辉丰股份12项环境违法行为合计处罚286万元,并责令辉丰股份及子公司全面停产整改。6月25日,辉丰股份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暂停上市。

受到环保整改和车间停产的影响,辉丰股份2018年营业总收入25.2亿元,同比下降36.3%,亏损5.5亿元。环保风波也对公司信用产生负面影响,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相关债转股信用等级都被列入评级观察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辉丰股份的环保违约记录数量惊人,2016年以来公司及关联企业环保违约总数达59条,其中2018年一年的环保处罚记录高达27条。公司在2016年的年报中并未披露相关处罚情况,也缺乏排放量化信息的披露。公司宣称近年来在安全、环保处理设施上投入超过3亿元,然而如此多的环保违规数量让人质疑其投入金额的真实性和投入效率。受处罚影响,在2017年的年报中,公司披露了相关量化排污数据,并对部分环保处罚进行解释。

记者发现,环境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完善是企业环境污染违规“爆雷”的重要原因之一。据了解,当前中国上市公司的环境信息披露主要是两种形式,一个是在年报中披露,特别是重点排污企业要求强制披露环境信息;另一个是单独发布社会责任报告,这是依托于自愿性披露原则。

从目前监管部门出台的规范性文件来看,如2008年3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指引》,强制要求上市公司披露重大环保事件。2017年12月,证监会修订了上市公司年报和半年报披露准则,要求上市公司中的重点排污企业在年报和半年报中,强制披露环境管理和污染排放信息,其他企业采用“不披露就解释”的原则。

从上述文件可知,相关的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没有具体的量化披露要求,不同上市公司的披露也呈现“因企而异”的特点。例如,2018年出现重大环境问题的山西三维(现改名为“山西路桥”)(000755)从未主动披露过社会责任报告。

长期致力于中国上市公司治理研究的天津财经大学前校长、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院长李维安教授表示,大陆地区的环境信息披露的相关文件目前缺乏统筹性、量化的绿色治理标准,披露社会责任报告的上市公司仅占全部上市公司数目的20%,急需加强制度约束。

2018年,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研制出“中国上市公司绿色治理评价指标体系(CGGI)”,并基于2017年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中国上市公司绿色治理指数,评估上市公司的绿色治理水平。研究结果显示,2018年上市公司绿色治理指数均值为55.27,中位数为54.87,标准差5.41。当前绿色治理尚处于起步阶段,整体治理指数偏低。

李维安表示,目前上市公司的环境信息披露主要存在“报喜不报忧”的问题,即仅披露好的信息,掩盖潜在的环境风险。加之,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报告的披露不需要通过强制性的第三方审计。这使得投资者在辨别上市公司环境风险时存在一定难度。

目前国际上通行的披露框架,是ESG披露框架,具体包括Environment、Social、Governance三个部分。李维安认为,投资者在辨别上市公司环境风险时,可以遵循ESG框架进行。例如当前发布的ESG50指数及ESG100指数,其成分股均是在ESG领域较为突出的“头部”企业,可作为上市公司环境保护的标杆,进而有效规避环境风险。

同时,伴随ESG投资理念的兴起,近年来国内的基金投资者也开始研制社会责任主题的基金产品,例如兴全社会责任混合基金等,这些也为投资者投资提供了一个参考。

编辑:高二山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周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