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发年终奖啦 37位基金经理竟然弃奖离职

证券日报2019年01月14日10:13分类:基金

见习记者 王明山 

2018年的公募基金市场,笼罩在投资者心头上的阴影不仅有权益基金的大幅亏损,还有基金经理的集体出走。或许是迫于管理基金业绩差的压力,或许是在同业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在去年单边下跌的行情中,先后有211位基金经理离任,仅次于股市行情不佳的2015年。相比2015年时基金经理离任集中于股市暴涨的上半年,去年基金经理的离任则贯穿全年。

今年年初,公募基金再现离任潮。年终奖尚未落袋,便有部分基金经理迫于所管产品短期业绩的压力选择离任。《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1月13日,先后有37位基金经理离任,涉及到的基金产品多达95只,是去年同期的两倍有余。

2018年年终奖尚未落袋基金经理再现集体出走

1月12日,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表示,变更易方达科讯混合、易方达新常态灵活配置和易方达新兴成长灵活配置的基金经理,此前管理这3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宋昆正式离任,而在去年年底就已经有基金经理接管这3只基金。记者注意到,宋昆管理易方达科讯混合基金的时间已经有8年之久,管理另外两只基金也分别有3年、5年的时间。

同日,还有4家基金公司也发布了旗下基金产品基金经理变更的公告,4位基金经理涉及到7只基金产品。至此,《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截至1月13日,已经先后有92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发生变动,涉及的变动主要有三种:解聘、增聘基金经理以及基金经理助理变动,其中包括37位基金经理离任。

离职或离任,有着很大的差别。记者梳理92则基金经理变更的公告发现,37位涉及变更的基金经理中,有34位因公司业务调整而另有任用,另外3位基金经理则选择离职,《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有部分基金经理在离任之前同时管理着多只基金,同时卸任多只基金,按照公募基金行业的惯例,大概率是基金经理离职的前奏,只是暂未发布离职公告。

除基金经理外,公募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的变更也同样惹人关注。今年以来截至1月13日,已经有5则基金行业高管变更的案例:宝盈基金张啸川因个人原因离任总经理一职,中融基金迎来新的副总裁黄震,先锋基金迎来副总经理易琳,睿远基金迎来新的副总经理傅鹏博和新董事长刘桂芳。

基金产品业绩不佳或是基金经理离任主因

尽管在上述基金经理变更公告中,基金经理的离任原因一般解释为“个人原因”、“公司业务需要”、“公司工作安排变动或者工作需要”等,但根据公募基金行业此前的经验,基金经理的离职都会选择在年后拿完年终奖,离职潮也一般出现在年后。而今年年初来临的基金经理离职潮,很可能是因为基金经理去年业绩不佳被迫离职,而年终奖也相对有限。

《证券日报》记者翻阅基金公告发现,今年37位离任的基金经理中,所管理的基金以混合型基金和股票型基金居多,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基金占比较少。在去年全年A股市场持续调整、大盘指数持续磨底的背景下,在这些基金经理管理的权益基金中,大部分权益基金的业绩度比较差,去年全年基金业绩几乎亏损在20%以上,甚至有部分产品已经亏损逾30%。

基金业绩持续亏损的背后,伴随着基金规模的持续缩水。记者注意到,大部分众多权益基金的基金规模在去年全年缩水了30%以上,其中既有基金单位净值的持续下滑,又有部分基金持有人迫于基金业绩的压力选择了赎回:在去年年初时,37位基金经理所管理的63只权益基金的总规模为127.74亿元,截至去年年底已经降至85.89亿元。

部分基金公司的考核机制也给了业绩较差的基金经理较大压力。记者从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处了解到,目前基金公司更倾向于考核基金经理长期的业绩表现,以三年期和五年期为主,但是对于一些任职不足三年的基金经理来说,对去年全年业绩考核还是占有很高的权重,相对排名业绩较差的基金经理几乎都会“走人”。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