烯牛谍报 | 星战开启?寻找中国的SpaceX!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8年07月30日16:06分类:行业掘金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 商业航天,按照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定义,是指根据市场规则配置技术、资金、人才等资源要素,以盈利为目的的航天活动。

不同于传统航天的商业化(主体多为国有机构),商业航天更强调民营资本和民营公司,通过商业化为行业带来更充分的竞争,以及更先进的成本理念、管理模式,以竞争压力和创新动力推动行业创新、发展。

从政府垄断行业到开放竞争,政策对商业航天产业影响巨大

自1962年颁布《国家通信卫星法》,为卫星通信系统的商业化应用奠定基础起,美国商业航天产业已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较为成熟,其发展过程可供国内借鉴。

从政府垄断行业到开放竞争,伴随商业航天产业发展,美国政府不断为行业提供行业准则以及政策和法律支持,如1984年发布的《商业航天发射法》、2003年出台的《商业航天法》、2015年发布的《鼓励私营航空航天竞争力与创业法》等。

相比美国,国内商业航天市场起步较晚,2014年11月,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首次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卫星研制、发射和运营的全过程,商业航天企业才开始成规模涌现。

不断完善的政策法规,正催生更多商业航天公司,为国内商业航天产业带来新发展机遇。

▼国内商业航天领域相关政策盘点:

2014年11月,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首次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卫星研制、发射和运营的全过程,并向全社会主体开放商业遥感卫星、通信卫星和导航卫星应用领域。

2016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查通过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要加快构建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加速北斗、遥感卫星商业化应用。

2016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提出要推进卫星遥感、卫星通信、导航和位置服务等技术开发应用,完善卫星应用创新链和产业链。

2016年10月,国防科工局和发改委发布《关于加快推进“一带一路”空间信息走廊建设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构建“一带一路”空间信息走廊,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空间信息服务。

国企为主力,民营企业布局微小卫星、运载火箭领域

如上文所述,国内商业航天市场起步较晚,处于相对早期。相较于民营航天企业,国有航天企业拥有航天产业60多年积累的技术、人才、产品资源,现阶段,商业化的国有航天企业是国内商业航天领域的主力军,民营航天企业更多是在此基础上对商业航天产业的补充。

01

商业航天产业可大致分为航天器制造业、地面站和终端设备制造、发射服务业、航天应用及服务、其他服务等细分领域。目前国内商业航天公司大多聚焦在火箭制造和发射、卫星制造和应用领域,其中,民营企业多布局运载火箭服务、实验服务和发射需求量激增的低轨商业微小卫星领域。

国内部分商业航天领域玩家布局——

火箭制造和发射:科工火箭、长征火箭、零壹空间、蓝箭空间、翎客航天、星际荣耀等。

卫星制造和应用:长光卫星、行云、虹云、欧比特、欧科微、九天微星、天仪研究院、银河航天、千乘探索等。

SpaceX崛起引发航天热潮,民营火箭企业吃香

相较卫星制造和应用领域公司,火箭制造和发射领域公司融资金额、估值普遍更高,零壹空间、蓝箭空间、星际荣耀等公司累计融资均在5亿元水平,科工火箭更是一举拿下12亿元融资。

上述企业大多对标SpaceX,布局民营火箭细分领域,如蓝箭空间、星际荣耀布局火箭液体发动机,零壹空间布局科研火箭服务,翎客航天布局火箭回收等。SpaceX的崛起验证了民营火箭商业化的可行性,民营火箭受资本追捧。

SpaceX的崛起离不开NASA的大力支持——专利转让,订单经费、研发设备、实验场地支持,更得益于技术创新、管理模式创新,以及政策、资本的支持,其成功对国内企业颇具借鉴意义。

政策、资本推动,商业航天领域融资、并购不断

随着国内商业航天领域政策法规不断推动以及人才、资源的不断投入,国内商业航天领域逐渐度过早期阶段,有望迎来商业化全面爆发的新阶段,国有、民营背景的投资机构纷纷布局。

▼近期部分商业航天领域投融资盘点: 

3

根据上述获投项目简介能够看到,近期获投项目多属于商业微小卫星、运载火箭领域,融资阶段偏早期,融资金额多为亿级人民币,其中,航天科工集团和航天三江集团共同出资成立的科工火箭融资金额最大,获国有、民营社会资本联合投资。

与此同时,国内商业航天企业也加大了海外并购力度,如北斗星通8000万欧元收购德国in-techGmbH57.14%股份、达华智能收购星轨公司及马来西亚ASN公司100%股权等。

▼近期部分商业航天领域海外并购事件盘点:

000

烯牛观点:目前发展仍偏早期,未来不可限量

国内商业航天产业发展仍偏早期,产业玩家以国有企业为主,民营企业在技术、人才等资源上有所欠缺,应与国有企业合作、错位竞争,可发展技术要求偏低,具有一定市场且国有企业布局较少领域,或类似SpaceX,依靠高效管理、技术创新,降低现有航天业务成本,从而让行业重新洗牌。随着技术、人才积累,以及自身商业化的不断实践,民营企业可逐步发展太空探索等高技术、资金要求,更具“未来感”的业务。

短期来看,国内民营商业航天市场以微小卫星、运载火箭、实验服务为主,相对较小,商业航天产业链上下游或存在更多机会;长期看来,商业航天是激活、改善传统航天市场的必由之路,未来市场空间将不断放大。

版权说明:本文内容和图表为烯牛数据提供并授权中国金融信息网发布,烯牛数据(Rhino Data)是一家大数据驱动的一级市场量化投资平台。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赵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