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以史为鉴分享医药行业增长盛宴

证券日报2018年06月26日11:07分类:基金

每个投资者都希望手中的标的是高成长高回报的品种,一种比较简单而有效的方法就是在高成长的行业中进行选择,医药行业就是典型的高成长行业。

我们分别选取过去十年间的申万医药指数与沪深300 指数,以及过去二十年的标普500healthcare与标普500指数进行比较。据Wind数据,过去十年申万医药指数获得了接近于3倍的涨幅,同期沪深300指数涨幅接近30%;过去20年间,标普500healthcare的涨幅也超过标普500指数2倍以上。

分析驱动医药行业成长的因素,我们发现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人口老龄化、政府投入增加、健康意识提升等都在不断强化且长期存在,尤其是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和人口老龄化又是其中最为主要的因素。

2015年,我国人均GDP已突破8000美金,进入消费服务业快速增长的工业化后期,相当于美国、日本1975-1980年时期水平,相当于香港、韩国1985-1995年时期水平,从国际经验来看,70年代的美国、日本,1885年至1995年期间的香港、韩国都迎来了消费需求的爆发性增长,以及服务业占比的快速提高。

结合人口结构变化、居民储蓄率等因素,根据生命周期收入,青壮年是社会的生产者和储蓄者,而老人和小孩则是主要消费者,我国的生产者/消费者比例在2015年见顶,2020年-2050年是我国高速老龄化阶段,年均增加620万老龄人口,到2030年全国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3亿人。老龄人消耗的卫生资源是全部人口平均消耗卫生资源的1.9倍,60岁以上人口患慢性病的比率是全部人口的3.2倍,到2030年,仅老龄化就会使慢性病负担增加至少40%。以上几组数据看起来触目惊心,但对医药行业投资来说却是利好,意味着市场不需要担心行业的增长,因为它处在一个需求不断增长的市场中,而真正需要担心的是如何控制需求,即支付能力。

以我们的邻国日本为例,根据日本政府的预测,2040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将基本达到峰值,老龄化率将达35.3%,据推算,相关的社会保障支出将达188.2万亿至19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万亿元),而日本的总人口仅1亿多。由于用于老年人的医疗及护理、年金费用大幅增加,与2018年度相比大约会增加60%。

日本1970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开始了医保控费,医药工业产值增速、医疗费用增速都有显著的下降,增速从超过20%下降到个位数,期间日本的GDP增速也有大幅的下滑,但在这个过程中,医疗费用增速长期快于GDP增速,只是医药工业产值增速波动更大,在80年代中曾经明显慢于GDP增速,进入90年代之后才有所恢复,现在基本上与GDP增速相符,或者略快一点。

虽然行业增速经历了显著放缓,但日经医药指数仍然跑赢大盘,武田、大冢、第一三共、卫材、安斯泰来等一批如今日本制药业的国际巨头也都在那时候崛起,恰恰是控费促进了企业的战略转型,开启了“创新+国际化”的发展路径,而这些今天也正在国内企业身上悄然发生。

国内这轮医改以2008年10月份《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发布为起点,前三年主要是完成覆盖,行业经历了一轮快速增长,随之而来医保支付的压力显著提升,由此展开控费,总量政策(总额预付)及结构化政策(限抗限制辅助用药)并用,经过了5年左右的调整,用药结构开始出现了变化,医改也从简单的降价,转变为三医联动,向多领域的配套改革推进。(本文作者刘盟盟、郭相博系天弘医疗健康基金基金经理)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