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礼拉开港交所新规下生物科技IPO序幕 生科企业风险较大投资不宜盲目追高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8年05月10日10:40分类:港股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李滨彬)继小米成为港交所首家采用“同股不同权”架构申请新股上市的公司后,近日内地药企歌礼生物成为港交所新规后首家提交IPO申请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这意味着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的三大领域中,已经有两个领域开始正式启动。

预计在新政影响下,众多生物科技公司会陆续来港IPO,信达生物,复宏汉霖,亚盛医药等众多知名生物科技公司都在准备。市场人士认为,生物科技公司来港上市将有效优化港股结构,助推香港成为汇聚生物科技行业的主要金融市场,然而生物科技公司风险较高,合理估值难以判断,需要投资者有一定专业判断能力,对于还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业,应关注其在研产品管线的未来现金流,不宜盲目追高。

歌礼IPO受市场环境影响投资者需谨慎

歌礼生物是于开曼群岛注册的有限公司,公司总部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市致力解决抗病毒、癌症及脂肪肝疾病三大治疗领域中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专注于抗丙型肝炎病毒(HCV)、艾滋病(HIV)及乙型肝炎病毒(HBV)的同类最佳创新药物的开发及商业化。招股书显示,其目前有五项抗病毒药物发现和开发计划,包括两个临近商业化阶段的丙肝在研药物和一个已完成IIa期临床试验的HIV在研药物。迄今,尚未商业化任何产品,2016年及2017年的研发成本分别为6270万及11430万人民币

华大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杨玉川表示,歌礼生物目前的研究产品主要是治疗丙肝和免疫缺陷,据介绍技术水平较高,上市前已有一些大牌投资者入股,其技术水平和市场潜力已经得到了不少专家认可。

工银国际认为,歌礼的上市申请反映了创新型药企对港交所新规的认可。从2018年征求意见开始到4月底改革正式出台,在此期间很多药企都在中介的帮助下,积极准备,动作十分迅速。众多公司也希望尽快提交申请,在后续上市中占据有利地位。同时也希望尽快从资本市场获得融资,推进后续研发。

然而,当前港股整体的投资环境为生物科技公司的IPO蒙上了一层阴影。杨玉川说,目前港股的主要问题是受中美贸易战拖累,投资气氛不佳,投资心态较为谨慎,加上之前上市的新经济股雷蛇、易鑫和近期的平安好医生纷纷跌穿招股价,令投资者更为小心。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歌礼上市不能引入一些知名投资者做为基石,或者上市前入股的投资者大举出货,将对歌礼上市构成不利影响。

从财务和业务来讲,生物创新药企业不同于其他科技、医疗独角兽。张佳林分析,生物科技公司财务表现为收入很少或没有,研发、行政投入较大造成亏损;业务来看生物科技公司未来发展取决于在研药品的获批及销售情况,风险相对较大。

工银国际认为投资者在参与IPO时以及上市交易时,会相对较为谨慎。当然,上市时的定价情况也是决定认购和上市表现的因素。

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估值难以判断,投资者不宜跟风入市

记者从市场人士获悉,歌礼生物估值大约接近百亿港元。未盈利生物科技来港上市,传统的估值方法显然难以适用,歌礼的估值也将为今后来港上市的企业提供了参考。

张佳林告诉记者,合理估值是对任何投资都非常关键的。一般判断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会根据其在研产品进入不同阶段(临床1,2,3期,及上市)的概率,然后考虑其产品未来上市后销售情况产生的利润,根据合理折现率折现到估值里。

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认为,生物科技公司合理估值难以判断。鉴于影响生物科技企业不确定因素较多的特点,可能没有盈利、可能无稳定收入、研发的不确定性、政策的不确定性等,企业估值也较为主观,投资者可能难以对其估值做出判断,若跟风入市,估值风险较高。

他认为,对于生物科技公司的估值,一般看它的产品管线价值和融资能力,产品管线专利产品越多,开发周期越接近成功越好。

杨玉川提醒,由于公司没有盈利,也无法应用传统估值方法,散户难以判断估值是否合理,因此是否有较知名的专业投资者大额参与认购,将对市场信心带来重大影响。

生物科技公司或影响市场价值重估

市场人士分析,生物科技公司短期可能引起市场重估,对传统经济形成冲击。

洪灏介绍,生物科技企业普遍估值较高,目前港股医疗保健板块的平均市盈率约为50倍,显着高于港股总体的18倍市盈率。在走资担忧升温,流动性偏紧的大环境下,高估值IPO较多入市,可能带来市场价值重估,挤压传统经济公司的估值水平。

中长期来看,生物科技公司来港上市可以优化港股市场结构,改变目前以金融地产为主导的单一化的资本市场结构,增强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洪灏认为,目前港股医疗保健板块的市值占比约4%,更多生物科技公司的加入,可以推进市场结构更趋成熟和多元化,有利于资本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

相对其他行业,生物科技公司具有高风险,比如研发具有不确定性,尤其是规模较小的企业,研发进度和关键研发人员可能影响企业发展走向甚至企业存亡;知识壁垒较高,投资者难以辨识企业发展的实际情况;较高的知识壁垒可能出现虚假陈述和欺诈风险。洪灏举例,曾是资本市场宠儿的硅谷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估值曾高达90亿美元,但最终发现实为精心炮制的骗局,被美国证监会认定为巨额诈骗,但曾蒙蔽了多家专业投资者以及大型连锁药店(Walgreens)的双眼。

鉴于生物科技公司的高风险和专业性,市场人士建议,对于还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业,应关注其在研产品管线的未来现金流:可结合医疗政策发展、产品创新难度、研发进度、临床试验进展情况、人口结构、欧美类似产品的市场接受情况等,对每一项条件满足的概率进行预测,进而对管线品种未来的收入做出判断。

洪灏建议,若难以判断,建议采取保守的投资策略,目前生物科技企业的估值普遍已经较高,无法做出判断时,宁可放过,也不要盲目追高。

杨玉川提醒散户,高科技公司的一个明显特点是业务起伏大,因此散户投资者应注意控制注码,另一点就是散户很难判断技术的前景和估值,因此可以留意是否有知名专业投资者参与。

港交所主席史美伦日前也表达了对生物科技公司的担心,她认为生物科技公司整体风险较大,成功率较低,投资者可能会因为今后一两家生物科技公司的股价表现不好,就否定整个生物科技公司的上市发展,她建议要多点耐心,看长远。(完)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