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新华社报刊 > 华尔街最牛对冲基金卷入创纪录内幕交易

华尔街最牛对冲基金卷入创纪录内幕交易

评论
分享到
上海证券报2012年12月03日04:11分类:新华社报刊

56岁的华尔街传奇投资人史蒂文·科恩正面临着或许是他从业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因为卷入一宗涉案金额高达2.76亿美元的创纪录内幕交易,科恩一手创建的SAC对冲基金旗下一名前交易员近期被捕。而据SAC高管上周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中披露,公司已收到来自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出的所谓“韦尔斯通知”,当局考虑对该基金发起民事欺诈指控。不仅如此,调查人员还在考虑将指控范围扩大到科恩本人,后者被指可能也卷入了导致SAC交易员被捕的内幕交易案。

⊙本报记者 朱周良

八旬神经学教授“下海”

故事还要从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的神经学教授西德·吉尔曼说起。

如果按照常规思路,今年已年满80岁的吉尔曼原本早该退休安享晚年。但精力充沛的老头子却选择了另外一种更富挑战的生活方式——下海。凭着自己的深厚资历和在业内的声望,吉尔曼退休后供职于一家名为GLG的纽约“人脉网络公司”。而他与SAC前交易员马修·马拓玛的渊源也就此开始。GLG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基金经理寻找行业专家。

所谓“人脉网络公司”,是指那些雇用上市公司在职或离职员工、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士的咨询服务机构,后者经常为基金等机构担任投资顾问。很多时候,专家人脉公司会有偿安排那些希望获得投资优势的基金经理同上市公司的现任和前任管理人员见面或进行电话沟通,报酬一般是一小时数百美元乃至上千美元。一项在2009年年底发布的调查显示,美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机构投资者都使用这类专家人脉服务。这类为内幕交易牵线搭桥的机构近年来已进入了美国金融监管部门的视线。

大约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以医学专家身份供职于GLG公司的吉尔曼结识了马拓玛。当时,吉尔曼的另一个身份是一个药物临床试验的安全监控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负责监控惠氏与Elan公司的药物bapi对轻度阿尔茨海默氏症(即老年痴呆症)患者是否安全。

在这段时间,吉尔曼通过GLG公司的安排为现年38岁的马拓玛提供有偿咨询服务,时间长达18个月。作为GLG公司特聘的专家,吉尔曼每小时的收费高达1000美元。据美国当局称,两人的关系似乎超出了客户和顾问的范畴,年纪是对方两倍的吉尔曼把马拓玛当作“朋友和门生”。有意思的是,据检方称,马拓玛和吉尔曼经常联络,并试图向后者所属的GLG公司隐瞒彼此的对话内容。

据SEC后来的指控,惠氏与Elan公司指定吉尔曼在2008年7月29日的一次会议上公布上述药物的最终临床试验结果。但自2008年7月17日开始,吉尔曼就通过他和马拓玛的特殊关系向后者提供相关临床试验的“实际详细结果”,后者据信帮助马拓玛赚了一大笔钱。

“这一阴谋的核心就是,一位知名医生的腐败事迹。”美国联邦检察官巴拉拉本月早些时候在曼哈顿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联邦当局在针对马拓玛的逮捕案中,并没有对吉尔曼提出任何指控。据悉,吉尔曼已和当局签署不起诉协议,准备出庭作证。

一笔2.76亿美元的买卖

吉尔曼得以脱罪,他的得意“关门弟子”马拓玛就没有那么幸运了。11月20日早上6时30分,马拓玛在自己位于佛罗里达博卡拉顿的家中被捕。位于曼哈顿的美国联邦检察官巴拉拉的办公室人员对曾为SAC投资组合经理的马拓玛提出指控称,他根据治疗老年痴呆症药物bapi的临床试验内幕消息进行交易并非法获益,涉案金额高达创纪录的2.76亿美元。

马拓玛被控串谋与证券欺诈,这一罪名的最高刑期为20年监禁。“马修·马拓玛与他所供职的对冲基金从这份可能是历来最赚钱的内幕交易中受益,”巴拉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马拓玛被控能接触到药物数据方面的内幕消息,他先建议这家对冲基金在Elan与惠氏的股票上大力建仓,在得知药物临床试验结果意外利空的内幕消息之后让该基金清仓。”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起诉文件称,马拓玛曾在位于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SAC旗下子公司CR Intrinsic投资人公司担任投资组合经理。

针对马拓玛的刑事指控显示,随着上述药物试验在2007年底至2008年初接近得出结果,马拓玛告知SAC的老板,药物试验将得出积极结果,SAC应加仓Elan和惠氏的股票。截至2008年6月,SAC持有的Elan和惠氏的股票市值分别达到3.28亿美元和3.63亿美元。

指控文件还显示,吉尔曼于2008年7月17日告知马拓玛,药物试验的结果不理想,bapi对患者没有预期的效果。三天后,马拓玛和SAC老板科恩交谈了20分钟,并建议卖出Elan和惠氏的股票。

上述交谈后的第二天,马拓玛和科恩指示SAC的高级交易员清空SAC持有的Elan和惠氏股票,并要求采用“不会使SAC内外的任何人产生警觉”的交易方式。与此同时,SAC还建立了能从这两只股票的下跌中获利的看跌头寸。

此后,bapi药物试验的负面结果公布,结果显示药物对多数病人无效。该消息导致惠氏与Elan股价暴跌,惠氏和Elan的股价分别创六年和三年来最大跌幅。以此计算,马拓玛帮助SAC避免了1.94亿美元损失,并另外获利8300万美元,两项总计的涉案金额高达2.76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据统计,自2008年以来,美国资本市场已有超过75人因为传播或获取制药、生物科技或其他医疗保健类股方面的内幕消息,而被监管机构起诉或指控。

“此次创纪录的内幕交易案,强化了从最近其他许多案件中得到的残酷教训:当你从事内幕交易时,你押下的不仅是你的资金,还有你的职业生涯、你的名誉、你的财务安全和你的人身自由。”在一份公开声明中,SEC执法部门主管库扎米这样表示。

面对检方的严厉指控,马拓玛的律师竭力为自己的当事人辩护。“马修是一位优秀的投资组合经理,他通过努力以及在公共信息领域的不懈追求取得了成功。”马拓玛的律师斯蒂尔曼在一份通过电子邮件发出的声明中表示。“周二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程序的开始,我们相信这一程序将让马拓玛先生全面脱罪。”

华尔街“不倒翁”

晚节不保?

需要指出的是,马拓玛绝非因为内幕交易而被控的SAC唯一雇员。在他之前,美国检方人员以涉内幕交易案指控了至少其他五位SAC的现任或前任员工。

上述涉案人员既有投资组合经理,也有分析师,其中包括被纽约联邦检察人员刑事指控的两位前投资组合经理——诺阿·弗里曼与唐纳德·朗奎尤尔,以及分析师琼·霍瓦斯。

朗奎尤尔自2008年7月至2010年7月在纽约为SAC资本旗下子公司CR Intrinsic效力,其被控为他的朋友弗里曼提供内幕消息。另外,SAC旗下Sigma资本管理子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麦克·斯特恩伯格被联邦检察人员指为霍瓦斯的共犯,后者曾是斯特恩伯格手下的一名分析师,在接收并传播内幕消息方面认罪。去年4月,SAC前分析师乔纳森·奥朗德同意在SEC针对他从事内幕交易的指控上达成和解,其中的内幕消息涉及 Albertson’s连锁杂货店的收购。

如此众多的内幕交易案,也让SAC这家老牌对冲基金陷入了窘境。由华尔街传奇投资人科恩发起的这家对冲基金,眼下管理着140亿美元的资产。该基金业也被视为业界最成功的典范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马拓玛案发几乎同时,SAC资本也收到了来自SEC的“韦尔斯通知”,预示着民事指控即将到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20日当周一个20分钟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中,SAC资本表示已收到“韦尔斯通知”,SEC打算对其发起民事欺诈指控。SEC在其调查人员确定一家公司或个人犯有足够不当行为、有理由提起民事诉讼时,就会发出韦尔斯通知,给对方一个机会来努力说服SEC不要采取进一步行动。在一些情况下,SEC发出韦尔斯通知后也可能不再提起 诉讼。

据悉,为了调查这起规模创纪录的内幕交易案,美国监管当局使用了电话窃听、合作证人、电子邮件和短信息等手段,以获取73名交易员、律师和咨询顾问的罪证。上述通知则是调查的最后一步。

参加了上述电话会议的人士透露,科恩在会上做简短发言时表示,他相信他本人和公司都不存在不当行为。接着,SAC资本总裁康希尼主持了会议。后者表示,公司将重新审视其合规程序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对于叱咤华尔街数十年屹立不倒的科恩来说,这次内幕交易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打击。

检方的指控直指科恩曾卷入马拓玛内幕交易案。科恩曾亲自从马拓玛获得有关新药测试的进展内幕消息,并授意下属基金经理对惠氏和Elan的股票采取相关操作。

尽管SAC和科恩都称,公司与科恩本人没有受到行为不端的指控,并且正在配合调查。但业内人士相信,科恩将是当局调查的最终目标。前联邦检察官西蒙直言:从联邦检察官起草诉状的方式来看,他们的意图极为直接、明显。

凭借过人的胆识和投资技巧,科恩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成为华尔街的一位投资奇才。1992年,他离开所供职的公司,用2500万美元创办了SAC,并最终将其打造成美国乃至全球最负盛名的对冲基金。

对于此次事件会否让科恩本人或是SAC从此一蹶不振,就像几年前的帆船基金一样,一些人似乎并不太担心。一位美国的财经记者上周写道:其他的对冲基金可能在第一次出现内幕交易调查时就关门停业,但“投资组合经理A”(检方所指的科恩)还能继续交易。除非有别人的强硬阻拦,否则他将一直交易下去。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丑闻和调查后,科恩作为一位备受推崇的对冲基金管理人的美誉或多或少会打些折扣。

【责任编辑:周发】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华财经移动终端微信新浪微博

视觉焦点

  •  特色农产品搭上电商快车“下山进城”
  • 我国成功发射高分辨率多模综合成像卫星
  • 黄河大流量洪水流经山东
  • 济南恢复外来务工人员现场招聘

周刊订阅,更多精彩(每周五发送)